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,哭完已经没有写的欲望了,哭完就好了,其实哭不是单一的事件引起的,我好像总是因各种缘由夹杂痛哭,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,或许导火索和痛哭的缘由是一样的。

有时候觉得敞开心扉是必要的,但极大多时候我不愿意,我不敢。

可以确定的是,每次看到这些字和明信片的字心是暖的,我把它们看成你一直这么想,就安心一些,就好了

 
评论(3)
 
© Cherry Ting | Powered by LOFTER